2009年12月9日星期三

3.7 步向深淵

第三章 沒有硝煙的戰爭
3.7 步向深淵

由三月中到三月底,短短兩個星期,形勢急轉直下。最初人們雖然得知威院出事,可是官員不斷否認有社區爆發,只叫市民多作清潔,還暗示唯有醫護人員和病人家屬才是高危人物,使民眾縱然對疫情有點擔心,對政府的措施卻還是充滿信心。在這情況下,香港人對來自新加坡和台灣的旅客戴上口罩,不免投以奇怪眼光。三月十七日,傳媒的焦點根本不是鍾尚志哭訴神秘疫症隨時爆發,而是梁錦松說他把公事和私事分得太開,遂忘記申報利益。數天之後,觀眾都在嘲笑三名派到科威特報導第二次海灣戰爭的無線電視記者的狼狽相--一名新聞部高層戴著誇張的防毒面罩現場報導,身旁的兩名女下屬慌張地邊用毛巾掩嘴邊說話。誰也沒料到政府居然無力控制疫情,讓病毒在社區蔓延,醫院陷入癱瘓,使香港自家爆發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隨著沙士在三月下旬逐步擴散至社區,傳媒莫不把美伊戰爭的動向擺在一旁,報導疫情的篇幅越來越大,不斷說這裡那裡有人懷疑染上肺炎而送院。政府公佈的感染人數則急速上升,死亡人數也在拾級而上,在民間撒下恐慌的種子。人們猛然發覺到處都有人中招,不再局限醫院或私家診所這類高危地方,(京華)酒店、學校、飛機、辦公室等尋常地方亦遍佈奪命病毒,交通工具、食肆、娛樂場所都在草木皆兵地頻頻清潔。連專家也弄不懂神秘肺炎是怎麼一回事,群眾只知其時仍喊作「非典型肺炎」的沙士可以致命,病毒在死物表面會生存一段時間,用手接觸的話隨時中招,導致人心惶惶。這段時期,除了中大和港大各自聲稱找到病毒的病原,因而使人稍為寬心之外,其餘盡是壞消息。

不過一手促成全民恐慌的,卻是醫管局行政總裁何兆煒。三月廿三日深夜,何兆煒病發入院,懷疑感染了沙士。此前他曾八次到威院視察和開會,其中一次更是陪同董建華造訪。何兆煒病倒,猶如在社會投下一枚炸彈,叫人頓覺能醫不自醫。於是自翌日開始,全城逐步陷入恐慌,後來還謠傳何兆煒雖有洗手和戴上口罩,卻僅僅因為沒有把鞋消毒而中招,嚇得所有物業管理公司在大廈和商場入口,一律舖上浸有稀釋漂白水的地氈。雖然何兆煒入院後,使醫管局頓時群龍無首,臨時頂替的高永文無力駕馭下屬,但諷刺的是,這樣卻喚醒大眾關注,意識到沙士已經「入侵」社區,而不會像高官那樣掩耳盜鈴,只盯著滯後的病人數目,直到大批淘大居民進院後(三月廿六日)才想辦法控制疫情。

自此以後,民間緊張起來,最明顯的表現是人們蜂擁到藥房搜羅口罩。其實早在兩星期前威院突然宣佈關閉8A病房,已有個別住在威院附近的居民搶購口罩,畢竟人們仍未忘掉一個月前的白醋「笑話」。及至何兆煒入院,群眾眼見連醫管局統帥也自身難保,不禁害怕自己會被傳染,懶理政府的勸喻(醫護人員和病人才需要戴口罩),一窩蜂湧到藥房,把價錢不斷上漲的一盒盒口罩搶購一空,並從頭學習怎樣佩戴口罩才算正確,辨別那一款口罩才可阻擋病毒,公共交通機構也爭相向市民免費派發口罩。不過人們在街上戴上口罩的話,頭一兩天仍會被一些路人投以歧視眼光,公眾需要將近一週的時間,才習慣一人一口罩,人人都把臉蒙上。傳媒亦開始教導公眾預防沙士的知識,擁有壟斷收視的無線電視甚至在何兆煒入院的第二天起,抽起正常節目,每天花半小時發佈沙士資訊,使大眾繼搶購口罩以後,也學會搜購各類清潔用品。電視台的異常舉動,較董建華成立由他帶領的「督導委員會」還要早一天呢,足見特區政府的抗疫行動比民間快不了多少。

此時全城瀰漫著不安的氣氛。私家診所固然繼續有醫生和病人被傳染,衛生署也在呼籲乘搭個別航班的旅客跟他們聯絡,因為這些航班曾載過沙士病人。更糟的是,沙士在淘大花園大規模爆發,三百多名住客在短短五天之內陸續病倒,把疫情推向最高峰,令人覺得處處都有沙士的蹤影,小城無淨土--這是由於中招的淘大居民的工作和上學地點遍佈全城,於是傳媒便報導各處都發現沙士患者。就是這樣,受沙士影響的消息越來越多,有學校因師生或其家人中招而要全校停課,多間大機構如九巴、《星島日報》等則宣稱有員工病倒,馬會和東亞銀行先後因職員受感染,要緊急關閉個別投注站和分行清潔,灣仔地鐵站亦因相同理由而要大規模消毒。同樣有僱員染上沙士的匯豐銀行立刻把後勤員工分作兩隊,以免集體感染而運作癱瘓,多場演唱會索性宣佈取消或延期,部份國家也臨時決定不到香港參加一年一度的國際七人欖球賽。在這一連串事件中,最震撼的莫如中央圖書館因有居於淘大花園的職員病發入院,倉皇地在傍晚提早關門趕客,休館兩天以洗淨消毒。另一方面,政府也相繼把室內公眾泳池、兒童遊樂場地等設施無限期關閉,九龍灣體育館和個別政府辦公室也因員工受感染而匆忙拉閘關門。適逢傳媒報導有孕婦中招的消息,學者隨即警告治療沙士的藥物(利巴韋林Ribavirin)可能對胎兒有害,教全城孕婦驚恐萬分。

剎那間,到處兵荒馬亂,人人均在何兆煒入院之後的一個星期作相應對策--普羅大眾私下流傳多條抗炎的中藥方,並紛紛窩在家中,避免到醫院、診所和人多的地方,使商場人流大減,店舖生意暴跌;大企業則趕緊效法匯豐銀行那樣,重新調配人手,並特別批准懷孕員工無限期放假;食肆及娛樂場所也立刻提倡使用公筷來挽救生意,連天主教也取消部份彌撒禮儀。相比之下,高官對此不知所措,在停課一事中,進退失據。

(2092字)


目錄
上一章節:外篇十五 楊永強失言的來龍去脈
下一章節:3.8 停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